KK集团官方手机版KK集团官方手机版


KK平台备用客服

神奇屏幕里的资本局

    近日一块神奇的屏幕引爆了舆论场。16年时间,东方闻道网校让贫困地区7.2万名学生,跟着成都“明星中学”一起上高中,88人考上了清华北大。树立这块屏幕的东方闻道网校,因此走入大众视野。东方闻道在公益上获得点赞的同时,资本故事却是另一番样子。

      “神奇”屏幕

      因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的报道,东方闻道网校现在被视作“将教育的两道平行线”连接在一起的桥梁,并被打上了“公益”和“教育平权”的烙印。据东方闻道网校负责人王红接展示的战绩:16年来,共有7.2万名学生跟随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华北大,大多数成功考取了本科。报道一出,丁磊发文称,“这个事情太棒了!但我觉得现在只有200多所学校远远不够,应该有2000所,20000所。网易决定拿出1亿,来支持更多学校落地这个模式,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丁磊的理想很丰满,但现实情况是这样的,教育模式往往与资本挂钩,而非纯粹的公益性质。从报道中禄劝中学的收费情况可以一窥东方闻道的收费标准:文科班收费标准为6万元每年,理科班为7万元每年。问题来了,这样的收费标准是否合理?相关费用又会如何分配?事实上,上交所也曾质疑过东方闻道的收费标准是否公允。

      这块屏幕是否能够帮助一群孩子改变命运或是推动教育平权尚无定论。但东方闻道背后的资本往事却因此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跨界教育

      东方闻道网校的背后是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初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王红接。如今因远程教育走红的王红接事实上并非教育背景出身。据浙江在线金华频道报道,1963年,王红接出生于浙江永康。大学期间,王红接在西南交通大学读内燃机车专业,毕业后一直在成都机车车辆厂工作到1998年。2000年前后,王红接辞职创业,与妻子许晓霞共同创办了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办网校是受到北京101网校的启发。

      2002年,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成都七中联合发起成立了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被确立为四川省政府选定的民族地区远程教育信息源,并入选国家基础教育资源库。东方闻道网校的远端学校均分布在西部地区,包括云南、贵州、四川、西藏等。2003年,这一模式被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列为向全国推广的首选资源。

      在国家政策扶持下,东方闻道网校发展迅速。2007年,网校被中国教育技术协会评为“中国十大品牌中小学教育网络教育机构”。随后,王红接开始拓展业务,将网校模式推广至中学和小学。2012年,东方闻道与成都市实验小学开办成都实验小学东方闻道网校,由此覆盖了从小学到高中基础教育各个阶段的远程直播、录播和植入式教学内容。目前,公司以中学远程直播教程、同步多媒体教学资源开发、教学平台软件开发和教育行业系统集成四项业务为核心业务。

      套现失败

      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王红接试图在资本市场寻求套现机会。彼时,氟化工企业三爱富主业连续亏损,面临退市风险。三爱富试图通过“三元重组”的方式规避风险,而王红接控制的东方闻道正是重组标的之一。

      2016年8月,氟化工企业三爱富与其前两大股东中国文发集团、上海华谊签署《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拟出售旗下氟化工类相关资产,收购文化教育类资产,转型布局教育行业。根据当年9月披露的框架协议,三爱富拟分别用19亿元与3.6亿元购买奥威亚100%的股权与东方闻道51%的股权,上海华谊将三爱富20%的股份高溢价转让予中国文发集团。

      公告显示,东方闻道51%的股权未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为0.26亿元,采用收益法的预估值为3.6亿元。彼时,王红接与许晓霞夫妻二人合计持有东方闻道92%的股权,也就是说,一旦交易最终完成,二人将从中获益约3.3亿元,一跃成为亿万富翁。重组信息公布后,王红接夫妻二人小动作不断,试图将利益最大化。

      截至2016年5月31日,东方闻道的负债表上有3100万元应付利息。公告显示,2014年和2015年,东方闻道的净利润分别为2147.71万元和3157.57万元,截至2016年5月31日的净利润为1862万元。也就是说,2016年上半年,东方闻道的净利润不足以覆盖3100万元的应付利息。在这种情况下,东方闻道仍在采取各种方法分配多年累积的利润。2015年,东方闻道将未分配的利润转增注册资本,将注册资本提高至1500万元。这种行为被投行认为会降低公司估值,进而引发了投资者对东方闻道估值是否公允的追问。

      除此之外,2016年9月,东方闻道工商信息频繁变更,其中包括股东及股权的变更。天眼查显示,2016年9月27日,公司自然人股东刘林和王红接退出,樟树市博闻投资管理中心和樟树市明道投资管理中心成为股东。其中,樟树市博闻投资管理中心持股92%,而背后的王红接与许晓霞分别持股50%,也就是说二人分别间接持有东方闻道46%的股权;樟树市明道投资管理中心持股8%,刘林和江鹏分别间接持有东方闻道4%的股权。

      在东方闻道股权即将大幅升值的关口,公司股权却出现大幅变更,未免令人联想到背后的利益分配问题。不过,最终交易未能达成,王红接夫妻二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疑问待解

      为何被抛弃

      这一重组方案疑点重重,多次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而三爱富未能如期给出答复。2017年8月,三爱富发布了《重大资产购买及出售暨关联交易预案(三次修订稿)》,但修订稿中已不见东方闻道的身影,奥威亚成为唯一标的。

      在业内人士看来,东方闻道被抛弃与其业绩不无关系。在对赌条款中,东方闻道承诺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6100万元、7300万元。但截至2016年5月31日的净利润为1862万元。也就是说,东方闻道必须在接下来的7个月时间里实现3138万元的净利润才能完成2016年的对赌目标。东方闻道的持续盈利能力受到极大质疑。

      除此之外,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质疑道:“东方闻道对于上述网校的开办是否存在重大依赖,相关网络教学服务费用支付是否公允,是否存在上述网校在报告期内向东方闻道输送利益的行为”?其中争议最大的是东方闻道的实际控制人与最大的业务合作方是同一控制人,可能存在关联交易。

      东方闻道的主营业务是为西部地区提供高中、初中及小学全日制远程直播教学,实际上就是给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和实验小学东方闻道网校提供运营服务。天眼查显示,东方闻道目前的实际控制人王红接同时担任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法定代表人和实验小学东方闻道网校法定代表人和校长。针对以上问询,三爱富最终也未能给出合理答复。(据微信公号“市界”)

    原标题:神奇屏幕里的资本局

    值班主任:颜甲

欢迎阅读本文章: 杨金龙

KK体育备用主页

KK平台备用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