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集团官方手机版KK集团官方手机版

KK平台备用客服
KK国际备用注册

马斯克、特斯拉和硅谷与华尔街的爱恨情仇

【腾讯科技编者按】8月7日,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Twitter上发帖称他想按照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对特斯拉进行私有化。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消息让投资者、分析师、媒体和众多股东和粉丝都感到大为震惊。外媒借此盘点了马斯克与硅谷以及华尔街的“爱恨情仇”。

以下为文章概要:

从梦想上市到不愿上市

从工程师变成为连续企业家的马斯克在其帖子中宣称,私有化“资金已到位”。在一篇博文中,他解释说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支持他的私有化想法。特斯拉已邀请投资银行高盛和收购专家银湖担任顾问。

在华尔街的眼中,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前投资经理、现任教于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罗伯特-博森(Robert Pozen)称,马斯克“不可能拥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持其再发行债券融资240亿美元,从而收购现有股东们手中三分之一的股票。”这表明,马斯克私有化特斯拉的想法至少在近期内只是“一场白日梦”。

马斯克避开华尔街投资者和分析师审查的想法得到了越来越多硅谷企业家的认同。就在不久前,大多数科技初创公司和支持它们的风投公司还在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上市,让所有的努力和早期投资都获得丰厚的回报。

对于硅谷科技公司来说,上市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的顶级初创公司都倾向于选择继续保持私人公司身份。根据帮助投资者交易初创公司股票的EquityZen公司的报告,硅谷前十大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坐拥着600亿美元尚未被开发利用的财富。这些迟迟不愿上市的公司包括马斯克的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以及科技巨头如旅游房屋租赁服务公司AirBnB、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打车服务公司Uber、众创空间鼻祖WeWork公司、图片社交平台Pinterest和在线支付公司Stripe。

不上市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私人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只要与风险投资者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就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就算你的公司变得炙手可热,风险投资者也不会对你指手画脚,相反他们会相信你的判断和管理风格。“硅谷的理念是没有创始人风险资本将不复存在,最优秀的创始人往往会控制投票权,保持对公司的长期控制权力。”风投公司Mosaic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托比-科佩尔(Toby Coppel)说。

但是,对于一些初创公司来说,风险资本的流动性还不够快。为了获得更多的融资(以及用股权回报长期辛苦工作的员工),他们可能不得不推行上市并承担随之而来的各种风险。一旦上市,创始人与投资者的关系就不再是私人关系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失去对公司部分或全部的控制权。

上市后的严格审查

正如马斯克指出的,公开上市会遭到严格的审查。每个季度,公司及其创始人必须详细地解释公司的情况,不管是烧钱速度、技术问题还是Model 3下线速度为何这么慢。还有一些激进的投资者,会想方设法挤进董事会,然后开始指手画脚地要求创始人做这做那。并不是每个企业家都喜欢这样的。

“你只需要看看苹果的情况就知道了。该公司刚刚突破1万亿美元市值,巩固了作为科技巨头的地位,但是它的未来创收和发展方式依然留下了很多问题。”经济学人智库的分析师马特-肯德尔(Matt Kendall)说。或者再看看Facebook的情况。在被指责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来操纵美国大选以及在英国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丑闻中侵犯用户的隐私后,Facebook的股价出现了大跌。

现在,科技初创公司不愿意上市,这让人们不禁对硅谷的融资模式产生了质疑。Participant Capital公司的管理合伙人迈克-库德兹尔(Mike Kurdziel)曾与人联合创立了汽车经销商软件系统公司Dealertrack。这家公司接受了7500万美元风险投资,2005年上市,按照5.76亿美元的估值在华尔街融资1.2亿美元。10多年后,它被斥资40亿美元收购,从而实现了私有化。

“我们愿意更长久地保留私人公司的身份吗?”他也想过这个问题。毕竟,上市可以让创始人赚到更多钱。“我想,如果现在有一种方式可以给我们的投资者带来一些流动性,那么我们就可以保持私人公司的身份更长久一些,从而让我们的业务专注于谋求规模化发展,而不用担心每个季度满足既定财务要求的压力。”

他的公司没有这样的奢侈。但是,对于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来说,情况发生了变化。“现在的挑战就是:如果你是天使投资者或种子阶段风投基金,你到了一定的时候就必须给你的有限责任合伙人提供回报。因为你的有限责任合伙人希望获得现金回报,你必须尽量去满足,否则你就无法长久地待在你的公司。”库德兹尔说。

融资和回报投资者的渠道越来越多

从传统上来说,只有两种选择可以做到这一点:要么是上市,要么将公司出售(给微软、甲骨文、IBM或谷歌和Facebook)。现在,在私募股权阶段,资金池正变得越拉越大,创始人现在可以有更多选择来进行融资,而不用过早地上市。

法国巴黎银行的技术、媒体和通信咨询主管罗杰-斯皮茨(Roger Spitz)称,创始人可以在“不同的资产类型、风险资本和发展基金”之间进行选择。而且,私人投资者现在可以提供的资金要比以前多很多,无论是在早期还是后期融资阶段。这使得初创公司可以依靠私人投资来进行发展。马斯克的帖子证明他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

斯皮茨称,投资者也更愿意让公司拖迟上市,从而实现正确的发展战略、财务状况以及合作关系。而且,除了上市外,公司还有很多其他形式来兑现投资者的收益,例如出售公司、合并或少数股权投资。

硅谷两大成功的科技公司谷歌和Facebook的创始人选择了第三条道路,这让他们既可以利用华尔街的资金,又可以避免被外部投资者控制。不管其他股东怎么说,他们的极富有争议的股权结构给了创始人对公司的完全控制权。

“在硅谷,所谓的双股权结构正变得越来越普遍。”肯德尔说。因为这样的股票结构可以让创始人获得更大的投票权,从而让他们更专心发展业务,而不是老想着给股东分红。这可以让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其他创始人谋求长远发展,而不是追求短期利润。

Facebook的双股权结构的负面影响就是投资者几乎无法监管扎克伯格和他的管理团队。如果扎克伯格被迫更详细地解释其公司的行为,那么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风波或许可以避免。

科佩尔认为,公开上市会带来很多约束。“它要求你每个季度向投资者解释你的每个重大决定,并确保你的商业模式能够长期为股东们创造巨大的价值。”他说。

华尔街的约束也是好事

然而,马斯克似乎认为,他应该受到更少的审查。事实上,博森认为,“特斯拉的公开股东也愿意容忍短期的损失,支持该公司的长远发展战略。”就特斯拉而言,上市的代价要比大多数公司低很多,尤其是华尔街让特斯拉更容易获得债权投资和其他投资。

科佩尔称,相对而言,没有华尔街的约束,特斯拉的未来发展可能会偏离航线。“我的猜测是,考虑到特斯拉当前过度开支和高估产量的状况,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这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对于马斯克而言,重要的考量将是新的投资者(不管是不是沙特基金)是否愿意给他一大堆钱,然后站到一边任由他折腾。软银的愿景基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生动说明了一个非常成功的风险资本家如何说服主权财富基金,例如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和阿联酋穆巴达拉主权财富基金,跟随他们进行大手笔投资。

再说一次,世界上的投资者数量是有限的。“如果你追求变革行业、改变市场的东西,尽管这可能需要好多年才能实现,私人投资者通常更愿意耐心等待,而不像公开市场投资者那样希望每个季度都看到业绩。”库德兹尔说。

正是像软银和红衫投资这样的超大基金以及其他私募股权组织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帮助初创公司避免了上市后可能会面临的各种严格审查。现在,初创公司甚至不用承诺员工通过上市来兑现他们的股权。它们可以实施虚拟股票期权激励计划,即初创公司按照独立审计员设定的估值定期从员工手中回购股票。

马斯克是否会真的对特斯拉进行私有化,以及这样的举措首先是不是明智之举,这都有待商榷。但是,科佩尔称,对于硅谷来说,教训应该是深刻的。“大多数有经验的创始人都认识到:在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公司过程中,上市只是其中一个里程碑,而不是终极目标。”(编译/乐学)

欢迎阅读本文章: 杨金龙

KK体育备用主页

KK平台备用客服